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组织员之家 > 理论研究 > 如何理解不走“邪路”

如何理解不走“邪路”

2013年05月22日

        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指出:“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、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。”这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也出现了一些议论。那么,如何理解不走“邪路”呢?

  应从三个方面来限定“邪路”

  检阅党的文献可知,“邪路”一词在改革开放以来党的重要文献中曾出现过十余次。这些使用在语境和意义有所差别,有些指主义上的邪路,有些指个人上的邪路;有些邪路侧重于思想、政治问题,有些邪路侧重于经济问题等等。因此,邪路如果不做限定,就容易使讨论的问题超出边界,引起不必要的歧义和争议。那么,如何限定呢?我认为,主要在三个方面,即方向的、总体的和中国的。

  第一,邪路针对的是道路的方向性。理解道路有两个关键要素,即国家和方向。其一,道路是国家层面的宏观问题。不属于国家层面的问题,如个人走上邪路之类,不在讨论之列。其二,道路是方向性问题。不走邪路针对的是方向性问题。道路本身的内涵很多,如果不是方向性的东西,不宜用邪路来形容。十八大报告指出,“道路关乎党的命脉,关乎国家前途、民族命运、人民幸福”。2012年12月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:在方向问题上,我们头脑必须十分清醒。国家层面的宏观道路,实质上就是“主义”问题,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样的问题。

  第二,邪路针对的是总体性的道路。党的十八大报告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有权威的论述,即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立足基本国情,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坚持四项基本原则,坚持改革开放,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,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、社会主义民主政治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、社会主义和谐社会、社会主义生态文明,促进人的全面发展,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,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一条总的道路,在各个领域和各个方面还有许多具体的道路。比如经常提到的道路包括: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这样重要的、近期比较突出强调的道路,还有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、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道路、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、中国特色城镇化道路,乃至还有中国特色精兵之路、中国特色航天发展道路等等。简言之,道路是一个体系,既有总的道路,也有许多具体的道路。总体道路与具体道路之间,有着复杂的内在关联。一般而言,邪路针对的主要还是总体的、具有强烈政治性问题的道路。在具体道路上,尤其是那些政治性不强的道路上,要谨慎使用邪路二字。还应该看到的是,具体道路的情况非常复杂,有些具体道路已经明确提了出来,有些具体道路还没有文字上的明确表达;有些具体道路已经较为成熟,有些具体道路还在探索之中。对于这些道路,不能简单地用正路、邪路去评判。

  第三,邪路针对的是中国的选择。我们所指的不走邪路,其针对的是中国所走的道路,而不是去评价其他国家所走的道路。这一限定更值得注意。如果将邪路的着眼点放到世界各国的道路上,就容易引起问题。从主义角度,世界有社会主义、资本主义,还有民主社会主义,以及其他各种主义。从模式角度,资本主义、社会主义、民族主义都有多种模式,美国不同于英国,德国不同于日本,印度不同于巴西。换言之,世界上约有二百个国家和地区,它们的发展道路千差万别。中国自主选择自己的道路,被实践证明是一条成功之路,这是毫无疑义的。但不能因此将与中国道路不同的国家,都说成是邪路。众人皆醉我独醒,众人皆“邪”我独“正”,并不是科学的和谦逊的态度。历史上搞的“唯我独马”、“唯我独革”,曾留下过深刻的教训。中国在国际上一直强调,各国人民有权自主选择符合本国国情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。一个国家走什么道路,应该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根据本国的历史传统、经济水平、教育水平等各方面条件自己选择。我们反对别人对中国道路的无端指责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我们当然也不去指责其他国家的道路,更不用说去干涉其他国家的道路。

  不走“邪路”关键是走好正路

  不走邪路关键是走好正路。走不好正路,就谈不上不走邪路。当今中国的正路,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。这个正确的路应该包括几个关键要素。

  一是社会主义的道路。马克思主义指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,社会主义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和历史的趋势。中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是长期历史的选择,离开了社会主义,就根本谈不上正路。

  二是中国特色的道路。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指出,“我们的现代化建设,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。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,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。但是,照抄照搬别国经验、别国模式,从来不能得到成功。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。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,走自己的道路,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,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”。的确,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传统的大国,我们在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时,必须坚持从中国国情出发,来解决如何进行经济、政治、文化建设的问题,而不照搬别国的模式。

  三是民族复兴、国家富强、人民幸福的路。走什么道路本身不是目的,路是为目的服务的,是达到目的的途径。近代以来中国的梦想,就是民族复兴、国家富强、人民幸福。走正路就是为了更好、更快地实现这一目标。

  正邪在文字上的区分似乎很鲜明,然而在实践中的情况却复杂得很,没有完全是正确的,也没有全部是错误的。主要的、基本的、大部分是正确的,就可以认为是正路。而在根本问题上有错误,才是邪路。只要任何问题上出错,都认为是走邪路了,那是一种苛刻,在实践中根本不可能做到,还容易束缚改革开放的手脚。从动态上,正确与错误总是历史的和具体的。没有永远正确的路,也没有永远错误的路。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。我们既不能把书本上的个别论断当作束缚自己思想和手脚的教条,也不能把实践中已见成效的东西看成完美无缺的模式。

  不断完善适合本国情况的发展道路

  走什么样的路,还要继续探索和检验。在国内,近年来随着改革的深入,人们对改革中的问题争论激烈、分歧很大,大到市场、政府与社会的关系,小到社保医保、异地高考的方案。各种不同的意见,诉求不同、角度不同,不能将这些具体的争论都上升到正路、邪路上去,也不能先入为主地判断谁对谁错、谁是谁非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经过了30多年实践的检验,还要在未来经受更多的和更长时间的检验。在国际上,中国道路与其他各种道路之间还要继续竞争。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还比较短,中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只有六十多年,改革开放只有三十多年。用邓小平二十多年前的话说,“我们在本世纪还要用十几年时间,下世纪还要用三五十年时间,继续向人们证明,我们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”。实践永无止境,探索和创新也永无止境。中国必须适应国内外形势的新变化、顺应人民过上更好生活的新期待,结合自身实际、结合时代条件变化,不断探索和完善适合本国情况的发展道路。